武汉

飞机延误1小时,所有乘客全部支持!原因很感人……

2020-09-17 17:30    来源: 长江网A+

  我23岁,大四的一名学生。我才换了一颗“心”,这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医生跟我的家人都说我是幸运的,锦鲤上身!

  我想说的是,哪里有什么锦鲤?如果没有网吧里陌生人的120呼救电话,如果没有遇到如此有责任心的医护,如果没有等到捐献心脏给我的好心人,如果不是那全飞机人的等待……

  我也许真的就没了!

  8月29日,南航CZ6589号航班,那全飞机的乘客,谢谢你们!因为你们集体默许的航班延误,我的新“心”才成功到了我的体内,我年轻的生命才得以延续。

  本周就可出院,我非常激动。通讯员邹亚琴 供图

  呼吸、心跳全没了

  我的心停跳了40分钟

  8月7日我昏迷的那天,第一个幸运就是,身边不认识的人及时拨打了120。

  据说,120来得很快,医生们持续为我进行心肺复苏,我被送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急诊科时,呼吸心跳已骤停40分钟。

  我看到的病历上是这样记录的:心音消失,大动脉搏动消失,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几乎测不到血压。

  我的管床医生告诉我,对我的持续复苏长达一个多小时,直到恢复微弱的自主心律。

  然后我离开了急诊科,住进了重症医学科。

  我到底是怎么了?医生的诊断是:全心增大,二尖瓣中-重度反流。心脏射血分数不足25%,典型的心搏骤停后综合征、扩张型心肌病(DCM)。

  在重症监护室里,周晨亮副教授团队全力救治,通过血管活性药物维持循环,呼吸机维持呼吸功能,亚低温脑保护……

  一系列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落在我身上、只有在电视剧里才看得到的治疗,现在却一步步带给我生的希望。

  图说:我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通讯员邹亚琴 供图

  昏迷了3天

  我需要换个新心脏

  足足3天时间,我一直都在昏迷着,直到我对医生的呼唤有了回应。

  拔除气管插管后,我又可以自由呼吸了。

  我算是复活了?不,没那么简单。医生很严肃地告诉我,我的扩张型心肌病已经处于终末期。别的我听不懂,大概就是这种心脏骤停的事情很大概率还会再发生。

  什么时候发生?未知!

  也许是梦中,也许是厕所里,也许是看电影时……总之就是,心脏停了时,一旦四下无人,我可能就没了。

  我这才意识到我的病是多么凶险,我的全家也陷入绝望之中。

  心脏移植,是我唯一的生存希望。

  我从人民医院东院重症医学科转入本部心血管外科。通讯员邹亚琴 供图

  等了22天

  我的心有救了

  8月14日,我转入本部心血管外科。住院维持治疗的同时,我在“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登记排队,等待合适供体。

  就在等待期间,我多次发生恶性心率失常,又紧急安装了心脏临时起搏器,小心翼翼呵护我这脆弱的生命。

  8月29日凌晨,好消息传来:广州一位患者脑死亡后,家属大爱捐出其心脏器官,与我匹配成功。

  我来不及激动,守护我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王志维召集科室骨干统筹安排工作。

  当天早上7点多,心血管外科医生吴红兵、闵心平组成“护心小分队”,前往广州。

  我感动着,期待着,对未来没那么害怕了。

  我果然是幸运的

  全飞机的人都愿意等我的“心”

  中午12点,“护心小分队”抵达广州,马不停蹄赶往医院。

  将近18点,获取心脏器官。但比预计时间晚了2小时。而他们原定18点45分乘坐南航CZ6589号航班返回武汉,赶上这趟飞机显然来不及了,而下一趟飞往武汉的航班是22点45分!

  心脏耐受冷缺血时间上限约为6~8小时,即使在可耐受的时间内,缺血时间越长,器官的质量及器官接受者的预后越差。

  对普通人来说,这只是错过了一趟航班。但对我来说,这是一场生命与时间的赛跑。

  错过了,就是“死”。

  情急之下,吴红兵拨通南航总部的电话求助。南航紧急开通“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同时,为了我这颗“心”,主动延误。

  图说:航旅纵横app截图

  2020年

  · 18点20分:捐献心脏被置入特制保温箱中,乘救护车赶赴广州白云机场。

  · 19点20分:到达机场。

  · 5分钟后:完成安检手续,以最快时间到达登机口。当班机长将飞机延误原因向旅客说明后,获得所有乘客的一致理解。

  · 21点不到:承载着无数大爱和新生希望的飞机,顺利抵达武汉。

  “护心小分队”在南航工作人员指引下迅速登机。通讯员邹亚琴 供图

  我的“心”来了,我活着的希望也来了。

  仅用40分钟,宝贵的“心”就顺利送达医院手术室。我就在那里,满心欢喜地等待着这颗承载着奇迹与希望的心。

  早已守候在手术室的王志维、吴智勇等多位专家,联合为我实施心脏移植手术:

  摘除已丧失功能的原有心脏,将健康的供体心脏植入,缝合各个主要血管……

  2个小时后,新的心脏就在我胸腔内成功复跳,开始工作。

  医生告诉我,我再也不用担心会在四下无人时晕倒了。

  医生手记

  爱心传递生机

  警钟必须长鸣

  " 王志维教授:韩冰(化名)从小就有比较严重的心律失常,而且既往就有室颤史,但一直未接受正规治疗。

  早期发生的室性心律失常,往往会导致进行性右心室扩大,进而继发为危害严重的扩张型心肌病,导致心源性猝死等。所以一旦出现不规律心跳时,应尽早确诊并接受有效治疗,以免贻误救治的最好时机。 "

  (来源:武汉晚报 记者:张剑 通讯员:邹亚琴 视频制作:赵怡然 视觉:胡肖 制作:胡慧 张颖惠 校对:彭艳)

  【编辑:姚昊】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