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

13年前,“赵忠祥风暴”在武汉刮起

2020-01-16 15:44    来源: 长江网A+

  长江网1月16日讯 1月16日上午8时左右,著名主持人赵忠祥于1月16日7:30因病在京去世,享年78岁。今晨听到这则消息,13年前采写发生的这一幕,恍若昨日,赵忠祥拿笔签书笑吟吟的形象,在我眼前浮现。其时,我正在武汉晚报做文化记者,贴身采访了赵忠祥一上午。

  中国第一位男播音员、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赵忠祥,在20世纪90年代萌生写作并出书,曾连续出版了《岁月随想》《岁月如歌》两部畅销书。在经过饶颖官司之后陷入沉寂。2007年,赵忠祥再次拾笔写作,一本集散文、诗、画为一体,表现他生活状态的新书《岁月缤纷》正式由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

  《岁月缤纷》封面

  在所有畅销书中,赵忠祥把职场生涯、人生体验、所见众生相与世事况味,诉诸笔端。《岁月缤纷》发行一个多月后,销售火爆。赵忠祥先后赶到天津、沈阳、深圳等城市与读者见面。每到一地,都会刮起“赵忠祥风暴”。2007年10月20日,赵忠祥马不停蹄赶到武汉,上午和下午在崇文书城总店(雄楚大街268号)音像厅门口、苏宁电器中山公园店(武汉广场对面,万松园路口)签售《岁月缤纷》,场面非常火爆,在武汉刮起了一阵“赵忠祥风暴”。

  我站在65岁的赵忠祥身后,趁他签售换书空隙,提了一些主持和写书的问题,当然也包括很尖锐的绯闻问题,零距离交流了一个多小时,当记者突然发问:“你写书畅销、书画、主持都很成功,下辈子会选择什么工作?”赵忠祥突然一愣,思考片刻然后作答:“历史不可假设,来生更不容假设。只能过好今生。”答完,赵忠祥突然转过脸来,笑着对我说:“你的问题很有趣,接着问吧!”

  赵忠祥在自传《岁月回眸·自序》中说:他曾受“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影响,但他很长时间却从未想过自己要写出一本书。直到年近半百,上海人民出版社陈军盯上他,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终于逼得他写出了第一本书并出乎预料成了畅销书。以后遂一鼓作气,他又写了几本。计有《岁月随想》《岁月情缘》《岁月缤纷》(岁月三部曲)《湖畔絮语》《诗意年华》(格律诗集)。“然而《岁月随想》甫一面世,反响却让我始料不及。读者的厚爱、热情令我产生如梦如幻的手足无措,签售时遇到的热烈场景也令我感激涕零。从未承想,我本打算出一两万册就大喜过望,却一版再版印到105万册,并连续多时列畅销书榜首。”

  2016年我在《武汉晚报》做连载编辑时,曾经主动与中国工人出版社联系获得赵忠祥新书《岁月回眸》转载首肯。那时赵忠祥很久再未曾动笔,逐渐“门前冷落车马稀”。“2015年夏日竟忽然又有出版社愿出我的作品集,当即欣然允诺。也许是旧习仍欲动,也许是仍不甘寂寞,于是我整理旧作,增加部分内容又一回出书啦。”这本书就是2016年4月中国工人出版社推出的《岁月回眸》。我编辑删节赵忠祥所著自传《岁月回眸》作为连载,也算是继续采写赵忠祥的另一种缘分。当年连载赵忠祥自传时,很受武汉晚报读者喜爱,有人甚至剪贴成册。(记者袁毅)

  关于赵忠祥的采访记忆:一生中什么都经历了,不介意被调侃

  白云大妈的那句“我十分想见赵忠祥”,是无数观众的心声。以前都是在电视上见,2009年东方卫视的《舞林大会》找来赵忠祥做主持人,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第一次见到赵老师本人。

  和大家印象中沉稳庄重的“国脸”形象不一样,舞台上的赵老师很放得开,跳太空步、演小话剧,看得出是真心想做好一个娱乐节目主持人的角色。但年纪也是大了,他跳舞时戴军全程搀扶,生怕他摔着。节目播出后口碑不一,观众有的觉得新奇有趣,有的觉得他和这节目是不是不太搭。那时还有人说,觉得他上台是“出洋相”,这代表了一部分年纪大观众的意见,不庄重了,不严肃了。

  后来采访记者就拿这个问题问他,赵老师答得蛮潇洒的,觉得自己活得很好。他那个年纪的老人,不苟言笑的居多,赵老师倒是出奇地具有娱乐精神,退休后写书法、画画、开店、配音,在舞台上什么都能演、敢演,毫无偶像包袱。一生中什么荣耀和是非都经历了,他有种撒开了玩的感觉,言谈间有他的一份达观:他不介意被调侃,社会也应该有包容度,作为退休老人他可以选择他的生活状态,不是说退休了就应该独坐愁苦。

  当年报纸做了一个60年娱乐记忆的报道策划,记者对赵老师有个很长的电话采访。他回忆了50年的播音主持生涯,18岁考进电视台、第一次为《新闻联播》做播音员、主持历届春晚……很是怀念和情深。记者是看《动物世界》长大的,听到电话中那一把熟悉的磁性声音絮叨他作为个体的记忆和感受,感觉挺奇妙。(记者王慧纯 )

  2007年对话赵忠祥,下辈子会选择什么工作?来生不容假设

  2007年10月20日,有“中国第一主持人”之称的赵忠祥一出现在武汉崇文书城音像厅门口现场,立即被他的粉丝们团团围住,他龙飞凤舞地签名,一本接一本,边签边接受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的专访,还笑称签售是“体力劳动”。当记者怕影响他的签售,问题中间有间歇,他友善地对记者说:你的问题很有趣,接着问吧!

  记:你退休后,还在央视主持《动物世界》和《人与自然》两档名牌栏目?

  赵:我更正一下,我没有退休,我现在央视一线工作。

  记:你一生的主持生涯自己怎么看?

  赵:尚可。不是太谦虚,自己说自己主持很好了,那不是狂妄之言,实际上事实也不是这样。

  记:你写书畅销、书画、主持都很成功,下辈子会选择什么工作?

  赵:历史不可假设,来生更不容假设。只能过好今生。

  记:这本新书首次把你夫人张美珠披露了?形象首次曝光?

  赵:1995年出的第一本书就有我的全家福、我的夫人,和一篇《闲言碎语话家庭》,全国很多报刊都转载了。怎么能说这本书才披露夫人?这都是一些人心怀歹意提出来的,那意思就是你们家是不是要离婚了,你这次把夫人推出来了……我觉得这人太坏了,“阴”。我不计较有些人听错了、写错了、误读了,都没有关系,但是我非常不喜欢:有些人怀着一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去编造谎言、编造没有过的事情,“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了。

  记:《岁月缤纷》这本书的名字有什么涵义?

  赵:人隔着时空有一种共鸣,英国《泰晤士报》有篇文章讲“快乐使人成功”,我的《岁月缤纷》确定了一个哲理,它是指人生要快乐,快乐就能成功。并不是说“岁月缤纷”,你周围就没有困扰、压力了。就像孙猴子九九八十一难,它有它的快乐。

  记:书中为什么收这么多黑白照片?

  赵:书中黑白居多,也有五彩缤纷。书中旧照片可给人以时代的映衬。

  记:你为什么做诗词朗诵评委?

  赵:学中国的国学是要记忆的,从小严格记忆培训,这才是中华民族文化博大精深、学问所在。我自己是从初中开始有意识地记忆背诵诗词的。

  记:能否介绍一下你的儿子?

  赵:我儿子不让我介绍他,他从来不借我的名,既不借我的好名,也不借不好的名;他想独立生活。

  记:你写了岁月系列三本书?

  赵:做了这么多年文化事业,我还有很多愧疚。到了这把年纪,再尽绵力吧。我这几年通过其他形式比如写书、写文章、偶尔做点讲座,不和文化脱节。

  (记者袁毅)

  【编辑:戴容】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