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

•出版人手记• // “挖”来的图书获大奖

    来源: A+

  


  长篇小说《远去的驿站》
  文/周百义
  河南作家张一弓的长篇小说《远去的驿站》2002年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后,分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图书奖、“九头鸟长篇小说奖”,还入围了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的终评。而这本屡获大奖的图书,则是我们从兄弟社手中“挖”过来的。
  2001年夏天,我与编辑部主任秦文仲一起到郑州找作家李佩甫组稿。佩甫的长篇《城的灯》还没有写完,但他向我们透露,张一弓手上有部长篇。这部长篇他写了十年,估计会是个好东西。不知为什么,我一听说张一弓有了新作,顿时生出一种势在必得的冲动。于是央求佩甫带着我们,径直找到同在文联大院的张一弓家。
  对于张一弓的创作实力,我丝毫不怀疑。在此之前,他的中篇小说《犯人李铜钟的故事》《张铁匠的罗曼史》《春妞儿和她的小嘎斯》分别荣获全国三届优秀中篇小说奖,《黑娃照相》获1981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凭他的才情和生活积累,写部好长篇小说没有任何问题。何况这部长篇小说,是他十年磨一剑的倾心之作呢。


  河南作家张一弓
  一弓戴着副眼镜,皮肤白晳,脸上笑眯眯的,儒雅中透着精明,主宾客气一番后,我们说明来意,他一听不无遗憾地说:“唉呀,你们晚了一步,稿子已经让河南文艺出版社拿走了。”
  我一听心里凉了半截,同行的秦文仲却不甘心,紧接着问:“我们能看看稿子吗?只要没签合同就好办。”
  一弓略显歉意,说:“合同已经签了。”
  “他们和你签了多少册?”我单刀直入,追问张一弓。他告诉我,是起印一万五千册。“如果给我们的话,我们三万册起印数,10%的版税。”我不假思索,当即表态,稿费在河南文艺的基础上翻一番。我相信凭着张一弓多年的创作积累和影响力,销售三万册应当没有问题。何况,只要是好的原创长篇,社里赔一点钱也不要紧。
  张一弓一听有了兴趣,镜片后的眼睛泛着喜悦的光芒。我接着向他描述我们的“九头鸟长篇小说文库”的出版阵容和准备采取的奖励措施等等。我希望打动张一弓,让他立即表态将稿件交给我们。他略思忖下,说,我与河南文艺出版社商量下。
  这天晚上,我与秦文仲分析,既然合同签了,对方不会轻易答应毁约,我们只是尽力争取罢了。但第二天,张一弓电话打到我们下榻的文联招待所,兴奋地告诉我们,“稿子给你们啦。”原来,河南文艺社一听说我们起印三万册,他们估计凭本社的发行力量很难超过这个数字,再加上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本书的文学价值,就只好同意张一弓中止合同拿走稿件。
  我和秦文仲一听高兴坏了。
  回汉的路上,我迫不及待地浏览张一弓誊抄得整整齐齐的稿件。
  小说从一个孩童的经历和视角,写出了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我”的大舅、父亲以及姨夫为核心的三个家族所发生的一系列故事。书中有四十多个人物相继出场,但个个性格鲜明。他们是由中国传统文化所造就而又较早接受了外来文化的一批人,其中有清末的举人和接受西学的绅士,有早期的职业革命家,有教授、“洋博士”和不那么循规蹈矩的私塾先生。还有浪漫的薛姨和温婉多情的宛儿姨。作者把人物思想、情感的冲突、心灵的对话描绘得生动感人。与张一弓过去的作品比较,无论是作品的题材、人物、视角,完全是面目一新。这部作品不仅与张一弓过去中短篇小说中的社会叙事完全不同,就是拿一些已经出版了的家族叙事的小说来比较,也因其注入的情感因素,鲜明的时代旋律,而更有诗意和亮色。这部小说是张一弓创作生涯上的一次突破,也是近年来家族叙事类小说中独辟蹊径之作。
  一路上,我和秦文仲都沉浸在不期而至的兴奋中。
  回汉后我们紧赶慢赶,这部23万字的小说在2002年5月就出版了。两个月后,我社与河南省作协联合在郑州召开了《远去的驿站》研讨会。与会的专家和作家都对张一弓的作品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同时,我们也约请部分专家学者撰写评介文章,在全国各地的媒体推介张一弓这部小说。
  按照计划,我们在这年的8月,在北京如期举行“九头鸟长篇小说文库”评奖活动。
  在策划和宣传“九头鸟长篇小说文库”时,社里就决定每两年举行一次评奖活动。作品初评由出版社编辑担任,复评由武汉的专家和学者担任,终评由北京的专家和学者担任。这届的终评委主任由李国文担任,评委有雷达、曾镇南、李敬泽、曹文轩,还有从武汉专程赶去的陈美兰、王先霈。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提前将参评的十余部小说寄给了评委。评选经过讨论和无记名投票,《远去的驿站》全票通过获得了一等奖。评委认为:小说结构很精致,有特点,突破了长篇小说原有的叙事方法。故事情节也不错,传奇、浪漫、诗意兼具。小说体现了一种历史情怀、家国意识和民族认同。
  2003年1月在北京订货会期间,我们在国展馆举行了隆重的颁奖仪式,当场宣布奖给张一弓十万元奖金。因为本书的品质和我们持续的推介,年底该书高票获得了中宣部第九届“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同年又获得了国家图书奖提名奖。2005年,在第六届茅盾文学奖评选中,《远去的驿站》又进入了21部终评图书名单,排在第7名。200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将其收入了“中国当代名家长篇小说代表作丛书”中。
  2016年1月,81岁高龄的张一弓因病去世。知名作家李洱在悼词中说:2004年12月28日在郑州将军宾馆,一弓说:就在昨天,当我捂住一只眼睛的时候,我的另一只眼睛看不见了。当时您的激情一如往昔。我安慰说:有了《远去的驿站》,您此生无憾!
  张一弓无憾,《远去的驿站》是他创作生涯中的巅峰之作、传世之作。而作为出版人,我们也庆幸“挖”到了这个无价之宝。


  周百义
  周百义 湖北省编辑学会会长,《荆楚文库》编辑部主任,原长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长江出版集团总编辑。获韬奋出版奖,湖北省文化名人、出版名人称号。【编辑:袁毅】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