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

葵花朵朵向阳开

    来源: A+

  文/蓝紫青灰


  向日葵
  我一朋友,近日才从新疆旅游回来,跟我说起路上见闻,说在伊犁新源看到一望无际的葵花田足有15公里长,他这一辈子都没有看到过那么多的葵花。我听后的第一反应不是对美景的向往,而是愣了两三秒钟,才醒悟他说的葵花是向日葵。而我早上才从植物园溜达回来,眼里所见脑里所想,要么是小如钱币的锦葵,要么是大如圆盘的芙蓉葵,要么是红花缀满的蜀葵。
  葵在古代,包含锦葵科多种植物,如锦葵属冬葵;秋葵属秋葵、黄葵等等,虽然不同属,但都有个共同特点,叶子大,掌形,有缺刻;其中的冬葵便是西南地区仍在栽培食用的冬寒菜。冬寒菜煮后叶滑汤腻,古人把有类似特点的菜也贯以葵名,如落葵(木耳菜)、龙葵(茄科)、凫葵(莼菜、荇菜)等;同样的,叶大如掌的向日葵因叶形像葵,也有了葵名,并且从蜀葵那里夺过了“葵花”之名,戴在了自己头上,以致现在只要说葵花,多数人想到的都是向日葵,而不是锦葵科诸多带葵字的花草。
  向日葵原产美洲,刚入中华时被命名为“丈菊”:高有一丈,花形如菊,是为丈菊。现代人从小见惯了向日葵,一点没意识到这么硕大如盆、中有瓜子的葵花原来是一朵菊花,倒是明朝人初见此花,一眼就看出它的本来面目。
  最早记录向日葵这种外来植物是明朝中期写成的《群芳谱》:“丈菊一名西番菊,一名迎阳花。茎长丈余,只生一花大如盘盂,单瓣色黄心皆作窠如蜂房状,至秋渐紫黑而坚,取其子中之甚易生。”也有更早的证据,河南省新安县荆紫山发现明正德十四年重修玉皇阁时的琉璃瓦,瓦上有向日葵花图案,那么向日葵进入中国的时间据此可以提前一百年。也有学者认为琉璃瓦的年代及其图案所指都仍待鉴定,不能据此就断定正德皇帝游龙戏凤那时候就有向日葵,李凤姐也有可能嗑过葵瓜子。
  向日葵之名,始见于明末文震亨的《长物志》:“葵花种类莫定,初夏,花繁叶茂,最为可观。一曰戎葵,奇态百出,宜种旷处;一曰锦葵,最小如钱,文采可玩,宜种阶除;一曰向日,别名西番葵,最恶。秋时一种,叶如龙爪,花作鹅黄色,名秋葵,最佳。”他提到了四种当时作为观赏的葵花,戎葵(蜀葵)、锦葵、秋葵、向日葵,用了一个“恶”字来评价向日葵,至于为什么恶,却并没有解释,也许在他那个年代,向日葵的不佳处是公认的,不值得细加评说了。
  稍后在清朝康熙年间的陈淏之的《花镜》中,我们知道了当时人是怎么看向日葵的:“向日葵一名西番葵。高一二丈,叶大于蜀葵,尖狭多刻缺。六月开花,每干顶上只一花,黄瓣大心,其形如盘,随太阳回转,如日东升则花朝东,日中天则花直朝上,日西沉则花朝西。结子最繁,状如蓖麻子而扁。只堪备负,无大意味,但取其随日之异耳。”
  看作者这样细细描写向日葵,觉得很是有趣。对现在的人来说,向日葵是再熟悉不过的花,吃葵瓜子,用葵花油,还有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对向日葵的无限崇拜和图腾,向日葵是我们生活中的常见品,可是清初人说它“只堪备负,无大意味,但取其随日之异耳”,把向日葵当成了一件新鲜玩意儿,既不说它花大花美,又不说它瓜子好吃,只是取它向日而倾的特异性和趣味性,在花园中聊备几株,以充玩赏,还觉得“无大意味”,实在是有趣得很,要到《花木小志》中才说向日葵既可观赏,又可食用,吃葵瓜子,那已是道光年间的事情了。
  最初,北美印第安人把向日葵从野生转为栽培,是为了祭祀,因向日葵向日回转的特性,是太阳崇拜的最好例证:连植物都崇拜太阳,可见太阳的伟大。西班牙探险家于1510年将向日葵从美国引入欧洲,从时间上来看和进入中国的时间差不多。向日葵作为油料植物被人备加重视要到1716年,英国人从葵花籽中榨取油脂成功,从此世界上开始有了葵花籽油。中国要到1950年代中期,从苏联引进油用型品种的向日葵,种植面积和产量才大有发展和提高。此前300年虽大量栽培,主要当作观赏植物,和成熟后嗑食干果。


  蓝紫青灰
  蓝紫青灰 植物爱好者,已出版十多部长篇小说和散文集。【编辑:袁毅】
分享到: 0